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二十七载 > 第二章:不速之客

第二章:不速之客

维拉克如释重负,他格外轻松地坐在一旁,听诺德、邓普斯醉醺醺的交谈,静静等待托马斯家族的人到来。

“真想喝一杯我们餐厅的因比特酒。那玩意儿味道幽香,一小瓶就要二十金克。顶我小半年的收入了……”诺德一口一口地抿着杯子里的劣质酒,抿那么一点儿,也不急着咽下去,就在嘴里打转,来回地在味蕾上感受酸苦背后的醇香,仿佛自己喝的正是连一些贵族都觉得奢侈的因比特酒。

“你喝过?”邓普斯不紧不慢地灌了口酒道。

“呃……没有……”诺德讪讪回道,“那可是二十金克的酒,对他们有钱人来说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东西,怎么可能剩下让我占便宜呢?反正比咱们这种烂大街、寻常人都喝得起的玩意儿好多了。咱这纯属是社会底层大口灌进胃里用以填充虚幻或低俗作兴,压根不具备品的价值的东西。”

在诺德看来,上流社会的那些都是喜好斟酌美酒酿造年份之间那不易察觉的一丝美感,是为了一丁点口味差别宁愿豪掷千金的该死的有钱人。

“你都是从哪听来的这种莫名其妙的形容?”维拉克皱着眉头问道。

“餐厅里顾客说的啊。”诺德道。

邓普斯摇了摇头,不觉得自己喝的酒有多差,也不觉得诺德在高档餐厅见识过的酒有多好:“二十金克用来做什么不好?吃饱了撑的去买那么贵的酒。这些上流社会的人脑子都有病,咱们还是要安安分分过自己的生活。”

“你这么说可就没趣了,明明是你自己没见识,非说得好像有钱不好一样。”诺德很厌恶邓普斯对他的说教,顿时觉得很扫兴。

“你们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么?”维拉克突然打断二人交谈。

诺德、邓普斯齐刷刷看向维拉克,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不用这么看我,只是随口一问。”维拉克说道。

“……谁想?”邓普斯第一个不愿意,他是在场三人中年纪最大、工作最累、薪酬最低的那个。

诺德也少见的变得惆怅:“是啊,谁想?”

维拉克知道自己其实问了个明知故问的问题,但他刚刚还是选择这么做了。因为现在两个好友的未来也可以由他决定,他可以选择把两人支走,今晚独自一人去莱泽因,也可以选择带上他们,一同博取更好的未来。

问完这番话,维拉克心里已经有数:“今晚请你们好好喝一顿吧。”

“你说真的?你今天也没喝多啊,怎么又是请吃饭又是请喝酒的?”诺德惊喜地问道。

“维拉克难得奢侈一次,好好珍惜吧!”求之不得的邓普斯蹭地站了起来,生怕维拉克反悔,主动跑腿出去买酒。

贫民区充斥着酒吧、棋牌厅等简陋的娱乐性场所,白天劳累一天,晚上才是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人难得的享受时刻,所以不论是街上还是公寓里都格外热闹。

十一点多,三人正喝到了兴头上,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邓普斯有些不爽:“这么晚了还有人找你?”

“说不准是有什么急事。”维拉克神色一凛,端着酒杯抿了一口,知道是托马斯家族的人来了。

“我去开门。”微醺的诺德赤着脚晃晃悠悠前去开门,他刚把门打开,就被一脚踹在了地上!

“呃!”这一脚力度很大,诺德蜷缩在地上爬不起来。

来者不善!

邓普斯酒醒了一大半,抓起酒瓶准备被迫来一场恶斗。但当他看到门口两个黑洞洞的枪口时,立马松开了酒瓶,双手举高表示投降。

“当啷。”酒瓶掉在地上,滚落至门口,被一只脚踩住。

持着手枪,身材高大的两名不速之客中间走出一个面容温和的光头中年男子,男子用手巾捂着口鼻,眯着眼睛把酒瓶踢开,进了屋子。

维拉克起身看向男子,这个男子正是维拉克的梦魇,托马斯家族的管家弗莱彻。

“我们完了。”邓普斯一身冷汗,在维拉克身旁喃喃道。

贫民区本就是个和健康、安稳毫不相干的地方。

而隶属那伦多省的茨沃德市,位于布列西共和国的边陲,与卡斯特利亚帝国接壤。更多得是从别的地方来的手脚不干净、身上背着人命、正被通缉的狠角色。

在邓普斯看来,这伙人极有可能是亡命之徒,便率先示弱道:“如果你们需要钱,我们可以把所有的钱都交给你们。”

“难以置信。”弗莱彻全然没理会他的话,走近观摩维拉克的面孔,“世界上居然真的有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弗莱彻像是见到了足以颠覆三观的景象,眼中的震惊之色久久未能褪去。

维拉克同弗莱彻对视,看着那张极具欺骗性的和蔼面孔,他不禁回想起了在莱泽因没日没夜饱受其侮辱虐待,以及上一世被其一枪击中心脏的一幕幕。

https://www.ibqg.cc/book/21507/5283557.html

本站地址:www.ibqg.cc
最新小说: 兰芳 我在三国骑砍无双 皇帝群吹逼的我,成了课本神秘人 大明,本来想摆烂,结果系统来了 我在大宋做台谏官 大秦:我们刚穿越,你在罗马称帝 三国:我马谡只想作死 大唐:质子十年,率百万大军归来 穿越朱元璋:朱棣,你来当太子 从抽卡开始做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