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摄政大明 > 第1482章.周党失利?.

第1482章.周党失利?.

……

……

随着席成一声令下,一小队锦衣卫就急忙冲了进来。

席成乃是南京镇守太监,辖制南京城内的全部厂卫与军队力量。

尤其是锦衣卫,更是受到席成的直接指挥,南京城内各大衙门皆是无权干涉。

但这些锦衣卫听清楚了席成的命令之后,却依然是陷入了迟疑,不敢立刻动手。

宋承仁是谁?那可是曾经的封疆大吏、江南缙绅之首、首辅周尚景的亲密盟友、吏部尚书宋启文的父亲!

这一系列头衔,皆是让锦衣卫们不敢随意冒犯。

看到锦衣卫们有些犹豫,席成大怒催促道:“你们在等什么?!没听到咱家命令吗?立刻抓捕宋承仁押往京城!”

而就在锦衣卫们在席成催促之下就要动手抓人之际,周尚景终于出声喝止道:“且慢!”

周尚景缓缓起身,亲自走到席成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席成,冷声质问道:“你刚才说……掌握了宋家主插手南京兵权、意欲不轨的确凿证据,但口说无凭,完全无法令人信服!宋家主是何等身份?影响力何其重要?又岂是凭你一面之词就可以定罪的?”

出声质问之际,周尚景终于是不再低调,执掌朝纲数十年的权臣威势也是彻底展现。

在周尚景的冰冷盯视之下,席成就感觉自己好似惊醒了一只看似垂垂老矣、但实际上依然可以噬人的苍老雄狮,而这只苍老雄狮已经被自己激怒,正在锯牙钩爪、仿若下一刻就要把自己撕成碎肉。

席成受到威慑,嚣张气焰全消,一时间竟然完全不敢答话。

但下一刻,在场众人就听到太子太师王保仁的声音。

“周首辅所言有理!宋家主身份尊贵,可不能随意处置!恰好,南京城内有资格说话的人都在这里……席镇守,你若是当真掌握了确凿证据,何不拿出来让大家评一评道理?如果你确实可以证明宋家主收买武官、插手兵权,犯下了臣子大忌,以周首辅的忠心体国,必然是不会偏帮宋家的!”

说话之际,王保仁老神在在、胸有成竹。

席成所掌握的证据,就是王保仁暗中提供的。

而且王保仁现在也很有信心,认为自己这一招必然会让周尚景与宋承仁阵脚大乱、自顾不暇。

就在席成扬言要抓捕宋承仁之际,王保仁一直在密切观察周尚景的表情变化。

在此之前,周尚景还是一副睡眼惺忪、困意浓浓的模样。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昨夜南京局势变化太多,周尚景身体状况原本就不佳,又是整整一夜未睡,自然是身心疲乏、倦意席卷。

而周尚景的这般表现,也意味着目前局势依然在他的掌控之下,诸多变数皆是在周尚景的预料之中,甚至这些变数从一开始就是源自于周尚景的幕后推动。

但就在席成公开表态要抓捕宋承仁、宣称宋承仁犯下了插手兵权的罪行之后,周尚景当即是表情一变,迅速恢复了精神,再也看不到一丝困倦之意,现在更是直接下场威胁席成、当众为宋承仁撑腰,看似是态度强势、威势滔滔,却也完全不似从前一般智珠在握、高深莫测。

所以很显然,王保仁的此次出招不仅是完全超出了周尚景的预计,也完全打中了周尚景的软肋。

一旦是宋承仁被席成抓捕之后押往京城,不仅是江南境内的全体缙绅人心惶惶、再也无法团结一致的对抗席成与朱和坚,周尚景在南京城内的力量也将会直接减少大半,即便是周尚景返回京城中枢之后还可以保下宋承仁,但南京这一局他也必定要输!

而席成听到王保仁的提醒之后,又注意到了七皇子朱和坚的目光鼓励,他终于摆脱了心中敬畏,寸步不让的厉声说道:“既然周首辅与王太师皆是想要查看证据,那咱家就把证据亮出来,让你们心服口服!”

随后,席成就从怀中掏出两封书信,直接递给了他面前的周尚景。

周尚景抬手接过这两封书信之后,当即是低头仔细览阅。

片刻之后,周尚景已经看完了这两封书信的具体内容,却并没有第一时间提出质疑,反而是愈发的表情凝重,只是面无表情的把这两份信纸递给了宋承仁。

而宋承仁看过了这两封信纸的具体内容之后,同样是不受控制的面色大变。

*

在南京境内,除了南京守备徐盛英所掌控的守军势力之外,其实还有另外一支举足轻重的军队势力。

那就是南京江防营。

南京江防营的主要职责是稽查走私、维持江面治安、缉捕河匪、抵御倭寇等等,一向是布防于南京城外的各处岸口与码头,平日里并不会随意进入南京城内,无法直接干涉南京城内的局势变化,所以经常受到各方势力的忽视。

而南京江防营的最高主官,则是被称作“操江武臣”或者“操江督御史”,虽然是由文臣担任此职,也没有指挥作战之权,却拥有督查军纪之权,所以就成为了南京江防营的最高主官。

现任的操江武臣名为刘怀远,此人一向是行事低调,与宋承仁也一向是关系不错。

而席成此时所拿出的这两封书信,就皆是与操江武臣刘怀远有关系。

其中,第一封书信出自于宋承仁本人亲笔所写,乃是宋承仁前天时候送给刘怀远的一封密信。

密信内容是——宋承仁预计南京城内局势即将发生剧变,要求刘怀远调遣江防营官兵秘密控制南京城周边,抓捕所有可疑人员等等。

至于另一封信件,则是操江武臣刘怀远的实名举报弹劾。

按照刘怀远的举报内容,自从他两年前被朝廷委任为操江武臣之后,就骇然发现南京江防营早就让宋家与粮帮彻底渗透控制了,而他身为操江武臣虽然名义上是江防营的最高指挥,但实际上完全不及宋家与粮帮势力说话管用。

与此同时,宋家与粮帮势力也在试图收买刘怀远,刘怀远当然是不愿意同流合污的,但他为了收集更多情报、掌握更多证据,于是就“忍辱负重”的假意接受收买,沦为了宋家与粮帮的帮凶,近两年时间以来协助宋承仁陆续做了不少事情。

最近这段时间,南京城内局势动荡不安,可谓是正值敏感时机,而宋承仁竟然在这个时候秘密要求刘怀远派兵控制南京城外周边地区,当即是让刘怀远心中升起警惕,担心宋承仁意欲不轨,也就不敢继续潜伏收集证据,而是毅然决定——向席成实名揭发了宋承仁的种种罪行。

看完了这两封信件的具体内容之后,宋承仁心中震惊之余,也是深感棘手,无法在短时间内寻到应对之策。

这是因为——刘怀远的检举揭发,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宋承仁确实是一直在暗中渗透南京江防营。

近些年来,宋承仁看似已经致仕赋闲,但他依然是“周党”的核心人物之一,不仅是因为他的资历与背景,也是因为宋承仁掌控着“周党”的钱袋子之一。

这个钱袋子,就是漕运、粮帮、以及走私。

利用江南地区向京城中枢运送漕粮之际,宋承仁与“周党”一直在秘密走私各类物资,攫取了大量钱财。

这般情况下,宋承仁就必须渗透收买南京江防营,因为这支军队拥有稽查走私之权,唯有控制了南京江防营,宋承仁驱使粮帮走私之际才可以再无后顾之忧。

https://www.ibqg.cc/book/44417/17107809.html

本站地址:www.ibqg.cc
最新小说: 大秦:我们刚穿越,你在罗马称帝 从抽卡开始做皇帝 无敌六皇子 季汉大司马 衣冠不南渡 三国:我马谡只想作死 穿越朱元璋:朱棣,你来当太子 大唐:质子十年,率百万大军归来 我在大宋做台谏官 皇帝群吹逼的我,成了课本神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