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摄政大明 > 第1495章.一网打尽(二).

第1495章.一网打尽(二).

……

……

就正如霍正源的预料一般。

连续三天时间的操劳奔波、连续两夜的无法休息,让徐盛英与席成二人身心俱疲、困顿至极。

当霍正源迈步进入瞻园侧厅之后,就看到席成正在不断打哈欠,徐盛英则是大口大口的饮下浓茶提神,两人脸上皆是可以看到极为明显的黑眼圈。

与此同时,朱和坚的随侍太监贾伦则是态度恭敬的陪在一旁。

很显然,朱和坚把贾伦留在瞻园,名义上是为了招待伺候霍正源、徐盛英、以及席成三人,但真实意图却一定是为了监视三方联审的进展情况。

最重要的是,在三方联审期间,贾伦还可以代表朱和坚当场恐吓那些被活捉的“嘲风”死士。

贾伦乃是朱和坚身边最受信任的心腹,所以在朱和坚暗中豢养死士期间,这个贾伦也一定发挥了关键作用,说不定就是朱和坚与死士组织的联系人之一。

这般情况下,那些落网被捕的“嘲风”死士,必然皆是知晓贾伦的身份来历,也非常清楚贾伦代表着朱和坚亲至。

若是任由贾伦留在审问现场一直旁观的话,那些落网被捕的“嘲风”死士就一定皆是会因为贾伦的存在而受到恐吓,进而是缩手缩脚、顾忌重重,完全不敢招供真相。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霍正源当即眉头一皱,就想要寻理由支走贾伦。

但霍正源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了席成的抱怨。

“霍大学士,您还真是姗姗来迟啊!让咱家与徐守备等了你足足近半个时辰!你昨夜必然是睡足了,但咱家与徐守备二人为了稳定南京局势,已经连续好几天疲于应付了,也完全没有休息机会……这般情况下,您也好意思让我们二人等你!”

霍正源微笑反击道:“既然席镇守与徐守备二人皆是疲惫不堪,而我则是一身轻松,那就闲者多劳、劳者多歇,把审问之事全权交由我来负责,如何?两位也可以抓紧机会休息一下。”

席成表情一滞,冷哼道:“既然说好了是三方联审,那咱家又岂能躲清闲?咱家的意思是,霍大学士理应提前一点时间赶来瞻园,与咱家和徐守备二人共同商议三方联审之际的诸般细节,而不应该卡在开审之前最后一刻现身,让咱们三人连磋商共识的时间也没有……

霍大学士在京城中枢的时候就一向是身份清贵、长期在翰林院任职,不似咱家与徐守备一般身担重任、权责繁重,看样子还真是清闲自在惯了,对于具体做事之际的各种流程也是毫无了解!既然如此,咱家就更不能把审问之事全权交由你来负责了!”

席成的这一系列表态,主要意图有二,其一是想要利用霍正源姗姗来迟之事尽量激发徐盛英的同仇敌忾,也尽量拉拢徐盛英、孤立霍正源;其二是想要表明霍正源的办事经验不够丰富,就是一个清贵翰林罢了,想要利用这般借口减少霍正源在审问期间的话语权。

霍正源依然是寸步不让,也依然是微笑从容,再次反击道:“哦?原来咱们三人还有机会达成某些共识?那……席镇守与徐守备两位皆是提前抵达,说是已经在这里苦等了我近半?时辰,那两位可有趁着这段时间达成任何共识?”

闻言之后,席成表情不由是再次一滞。

随着徐盛英改变立场,想要全力调查那些落网悍匪的幕后主使,不似席成一般想要遮掩真相,这两人之间自然是不可能达成任何共识。

看到席成无法回答,霍正源摊手笑道:“我擢升大学士之后,固然是身份清贵,不似徐守备与席镇守一般权责明确,但也算是有些先见之明,早就猜到咱们三人在审问期间不可能存在任何共识,而我之所以姗姗来迟,也是考虑徐守备与席镇守的身心疲乏,认为咱们没必要浪费时间做无用功,还是留给两位更多时间休息一下比较好……我原本以为,这般简单的道理,席镇守必然是可以想明白的,却没想到席镇守依然误会了我的善意!”

霍正源的言下之意,就是自己虽然身份清贵、相关经验不足,但自己的智力水平却要碾压你席成,所以自己在三方联审期间的话语权不仅不应该减少,反而应该比你席成更大!

席成听明白了霍正源的暗示,当即是怒不可遏、对霍正源怒目而视。

但霍正源并没有理会席成的愤怒反应,只是漫步走到了席成与徐盛英的身前不远处。

这间侧厅已经被朱和坚派人重新布置过了,初步有了公堂模样,不仅是腾空了所有家具装饰,还把一张大型公案摆放于侧厅尽头的上首位置,公案上面摆设着笔墨纸砚、惊堂木、朱签等物,审案用具一应俱全,公案下面则是临时铺垫了一层青石板,让霍正源、徐盛英、席成三人坐在公案后面审问犯人之际可以居高临下。

而此时,徐盛英与席成二人已经提前并肩坐在了公案后方。

其中,席成坐在左侧,徐盛英坐在右侧。

古时以左为尊,徐盛英屈居右位,是因为他作为南京守备,名义上会受到南京镇守太监的辖制。

霍正源走到公案之前,则是立即提到了一个关键问题:“徐守备、席镇守……咱们三人谁坐中间?”

从古至今,座位排序总是一个极为敏感的事情。

具体到这场三方联审,坐在中间之人就相当于主审、话语权更大,而坐在两侧之人就相当于陪审了,话语权在无形之中就会减弱许多。

席成这个时候自然是想要争夺主审位置,但还不等席成表态,一直沉默不语的徐盛英就已经主动往右边挪了挪位置,把中间位置腾了出来,缓缓道:“既然咱们没有收到陛下的诏狱旨意,像是席镇守这样的内廷之人就不适合坐在中间位置,而我则是武将,同样不适合居中而坐,所以这个位置还是由霍大学士这样的外朝文臣来坐比较合适!”

席成表情微变,没想到徐盛英这般轻易就把主审位置让给了霍正源。

其实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徐盛英与霍正源虽然也不是一路人,但至少在这场三方联审期间,他们二人的利益目标更为相近,而徐盛英知道自己不仅是一个武官,名义上还会受到席成的辖制,必然是没机会争夺主审之位,所以就直接把这个位置让给了霍正源。

霍正源则是当仁不让,也不等席成表态反对,就直接走到了公案后方的中间位置坐下,还用身体把席成挤到了更边缘的位置。

席成是一个老太监,而霍正源虽然只是一个文人,却是正值壮年,所以就算是席成心不甘情不愿,但在徐盛英有意偏袒的情况下,他面对霍正源的强行争抢也是无可奈何。

与此同时,江正则是默默走到侧位,与徐盛英、席成二人的众多麾下心腹站在一起。

最终,被挤到更左侧的位置之后,席成冷哼道:“这一场审问,就暂且由霍大学士坐在中间吧!但审问之事不可能只有一场,下一场必须换位置。”

徐盛英依然是面无表情,霍正源依然是面带笑意,两人皆是没有回应。

眼看着席成屡次受憋、即将要忍不住爆发怒气,一直站在旁边的贾伦终于是迈步上前,态度恭敬的请示道:“三位大人对于这间公堂的布置是否满意?若是没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那现在已是辰时,三位大人应该提审犯人了。”

霍正源终于寻到机会与贾伦说话,问道:“公堂内的各种布置还算合适,就不知道……各类刑具是否也已经准备妥当?”

https://www.ibqg.cc/book/44417/17114279.html

本站地址:www.ibqg.cc
最新小说: 皇帝群吹逼的我,成了课本神秘人 我在大宋做台谏官 大唐:质子十年,率百万大军归来 大明,本来想摆烂,结果系统来了 我在三国骑砍无双 从抽卡开始做皇帝 三国:我马谡只想作死 穿越朱元璋:朱棣,你来当太子 大秦:我们刚穿越,你在罗马称帝 兰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