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定河山 > 第一千九百八十章 曲终人散(大结局)

第一千九百八十章 曲终人散(大结局)

说罢,便转身离开了。只是她没有看到,听到她这番话后,黄琼却是轻轻点头表情。直到黄琼与司徒唤霜,被之前那个端茶小道士,带到了一间只有一张卧榻的静室。黄琼才抓着司徒唤霜手道:“人真的很奇怪。朕这一生,对这些子女担心也好,闹心也罢。但最为惦记的,偏偏便是这个自幼便没有养在身边的丫头。如今看到她,等到有那么一日,朕也可以瞑目了。”</P>

听着黄琼的话,司徒唤霜却是攥着黄琼,自从见到二丫之后,便一直微微有些轻颤的手。轻轻的安抚道:“其实,陛下对那个子女不都是一样?无论是男是女,陛下不是一样都疼爱无比。当初皇五子的母亲做出那等事,陛下虽说表面上看似冷落,可实际上却一直在保护他。甚至为了保护他,宁愿被人误解。如今他虽说远在乐浪路,但却可以远离朝中这些是是非非。”</P>

“不过,相对于那些皇子来说,陛下对这些丫头,还多了一份溺爱。二丫自幼又是长在娘娘身边,与其他的小公主相比,陛下可定是更加的惦记。这从当年陛下对大丫的宠爱,便可以看得出来。陛下将对二丫的那份疼爱,都放在了大丫身上。虽说离宫多年,可陛下终归还是见到了二丫不是?这对陛下来说,是一件好事不是吗?至少可以成全了陛下的父女之情。”</P>

听着霜儿的安抚,黄琼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这一刻,夫妻两个人这间的默契,尽在不言中。只是黄琼这次在道观里面住了整整十日,二丫日常却只是每天傍晚,来陪着黄琼与司徒唤霜待半个时辰。这几日,虽说女儿没有陪在身边,但也不知道是离着女儿近了,还是这里山清水秀的环境,让黄琼精神状态,相对于在京城来说好了不少。身子骨也觉得好了很多。</P>

一直到了第十一日清晨,黄琼找到了二丫道:“朕要走了,再不走,有些人该不放心了。二丫,这一次朕能见到朕的女儿,真的很开心。朕也知道,你要清修的,朕这次来也是打搅了。不过,朕这次来,除了见见朕的宝贝女儿之外。便是想要去你祖母的陵墓上祭拜一下。朕能感受得到,你的祖母陵墓就在附近。二丫,你就带朕去看看。这事,也算是朕求你了。”</P>

听到黄琼要去祖母的陵墓上去见见,二丫在微微沉吟了一下后,倒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身,向着后山走了过去。一路跟随下来黄琼才发现,这座道观看起来普普通通,但实则精华却都在后山。绕过观后的一道山梁,一排排的窑洞整齐展现在黄琼与司徒唤霜面前。虽说不多,大约只有三排,每排也只有二十座窑洞。但映衬在树林、流水间,却处处都显示着优雅。</P>

二丫并没有在窑洞这里停留,而是顺着一处很不起眼的小路,向着一处山梁走了过去。直到拐过那道山梁,黄琼才愕然的发现。这是一片与佛塔林完全不同的塔林。相对于又高,类似钟楼,寓意晨钟暮鼓的佛塔林。这里的塔林不仅低矮,一个个方方正正。这一片的塔林,数量并不多。至少相对于后面山梁上,密密麻麻的普通坟茔来说,大大小小的只有三十多座。</P>

顺着塔林前的石阶而上,一直到最后一排正中的位置上,二丫才停住脚步。对着这座低矮的道塔行了一个道家的大礼后,才对着黄琼与司徒唤霜道:“这边是祖母的灵骨所在。祖母在门中地位贵胄,所以羽化时,是采取道家最为尊贵封缸建塔。这里,便是门中为祖母修建的塔。陛下既然坚持要来看,贫道也顺应陛下之意。不过,陛下也要答应贫道,不得流泪。”</P>

话音落下,二丫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下山去了。只是将黄琼与司徒唤霜,两个人单独留在这里。而看着面前这座小小的道塔,黄琼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直接跪倒在地。轻轻的抚摸着塔身上密实的青砖,纵有千言万语,一时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来。自从母亲离去,自己多少年魂牵梦系,多年思念不绝。今日总算见到母亲的陵墓,让黄琼心中不禁悲从心来。</P>

黄琼这一跪,虽说按照二丫的要求,并未流泪,也没有哭出来。但却就在母亲的砖塔之前,整整跪了一天一夜。而司徒唤霜也一直在他身边陪着他。便是二丫,也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这边。一直到第二天清晨,黄琼才重重的给母亲磕了三个头,又燃上一柱清香后,挣扎着站起身来。而此时,他的双膝已经是血肉模糊了。对于膝盖的异样,黄琼就好像没有感觉一样。</P>

在司徒唤霜搀扶之下,转身下了山。直到山脚下,黄琼又转回头,看了一眼那座小小的砖塔。回到观中后,黄琼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将腰上系着的一枚玉佩摘了下来,塞到了二丫的手中:“孩子,这一面也许是咱们父女两个最后一面了。朕不会耽误你修行的路。但朕老了,这枚玉佩留给你,作为你我父女一场的念想吧。孩子,好好的照顾自己。朕这便要走了。”</P>

说罢,在司徒唤霜搀扶之下,走到了山门之外。三十多个侍卫,已经牵着马匹等到门外。黄琼翻身上马之后,又深深的凝望了一眼,埋葬了他最为尊重母亲,生活着他最为心疼女儿的道观。试图再看一眼,自己女儿的身影。只是那道身影,却是一直都没有再出现。直到身边的侍卫,再三的催促之下。才无奈的叹息一声之后,扬起手中的马鞭狠狠抽了坐骑一鞭。</P>

吃疼的马匹一声嘶鸣,撒开四蹄顺着观前的道路,向着山外跑去。而返程之中,原本在司徒唤霜眼中,这个一向顶天立地,从不轻易言败。即便是如今已经退位,年过六旬,也并未表现出衰老迹象的男人。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在快速的衰老着。原本锐利的目光消失不见,一向笔直的腰也塌了下来。并没有几根白发的头发,几乎在那一夜之后,便彻底的变得花白。</P>

https://www.ibqg.cc/book/45555/26745181.html

本站地址:www.ibqg.cc
最新小说: 拜师华山,但是剑宗! 美剧大恶人从无耻之徒开始 闪婚财阀大佬:大叔宠坏小娇妻 诸天:一切从拜师九叔开始! 小可怜被偷人生,顶级豪门来团宠 同时穿越:金手指竟是我自己? 末世囤货10万亿,家人围坐吃火 从漫威开始无限变强 娘娘病娇又茶媚,一路宫斗夺后位 八零漂亮后妈,嫁个厂长养崽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