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樱花树下的剑 > 202、0追击与反攻

202、0追击与反攻

夜色渐深,先锋军增兵,以图夺回被光谷占领的营地,只是他们却并未受到一点阻击,很轻易的就夺回了营地,只是营地内原先未带走的物资都被烧了。先锋军从上到下,整个都很憋屈,很生气,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在戏弄对手,第一次感受到被对手戏弄,他们焉能不气?

先锋军的主力都被派往四丈原,以图埋伏山中家增援营救的部队,剩下的部队分别守在了三山窄道附近。

外人不知道具体的兵力分部,但是作为先锋军统领的茂凯是知道的。五丈原他分兵五万,卧龙山在分兵三万,又分兵五万吃掉了山中家的狼牙军,而守在三山的守军不足五万人。

先锋军虽然有二十万,但是这一路来的战损也很大。斥候军攻城略地,先锋军打扫战场守护阵地,他们的兵力其实一直都不够用。

“卧山,翠竹林,田埂,清溪。”

这四处同时被攻击,虽然上面严令追击,但是这样只被打,不还手,也不是茂凯的作风。

他将吃掉狼牙军的五万人,回防。

他打了一个擦边球,上面严令追击,那么回防时候遇到了,歼灭了,不算追击吧。

“伊万,你带人回去,务必全歼卧山附近的敌人,挨打不还手不是我先锋军的风格。”茂凯对手下的爱将伊万说道。

“可是,上面不是不让我们追嘛。”伊万纳闷道。

“你是回防,可不是追击。只是你们的行军速度比预定的要快一些,如果我猜的不错,军师很快就会下达新命令了。”茂凯太了解军师了,他大概已经猜到部署,所以先抢时间调兵回防。

“是。”伊万点头。

“另外,我会让俊太给予你们远程火力援助。最好抓一些舌头,问出山中里美的下落,那样俊太的斩旗营就可以出动,活捉山中里美。那样这场战争就可以提前结束了。”茂凯露出了乐观的笑容。

他的话完美的给伊万施展了幻想的牢笼,伊万已经开始幻想胜利之后授勋的状态了,当然,这也可以叫画饼。画饼之所以有用,是因为幻想牢笼会激发人的主观能动性。因为幻想牢笼能够成立的前提是表面的利己性,实质是利他性。伊万以为利己,实质上是对茂凯的利。如果失败了,那么伊万就是罪人。这是上克下的本质。

……

夜色渐深时,加藤来接替光谷,而光谷则带人去寻找补给地。这补给地是渡边选的地方,光谷要不要在补给地扎营是他自己的选择,而加藤却并不知道补给地在哪,更不知道光谷要在哪里扎营,因为连光谷都不知道他今晚要在哪里扎营,这是一种临时决定。

而下一次补给地则是由加藤去寻。因为如果长期由光谷来给加藤提供后勤,会形成上克下的压迫从而形成矛盾或者控制。

于是,各种交替自由,又互相不干涉的情况下,每一个纵队其实是和山中里美单线联系的状态。

所以哪怕有一个纵队被围攻了,被抓了,敌人也得不到有效的情报。

这种设计是山中里美的决定,源自于她上克下的逻辑思路。那天晚上她和奈良樱落讨论过,奈良樱落觉得各个纵队之间彼此联合或许会爆发更多的战斗力,但是山中里美却觉得这些纵队联合太深,容易不尊命令,不尊长官,而且会暴露更多的风险。

奈良樱落的风格是为了达到目的是不在意自身安危的一种对赌,这其实是一种极致的自信。但是山中里美不太喜欢他这种冒险风格,因为一旦有别有用心之人,那么内部矛盾反而要比外部矛盾更严重。

风险太大的话,她理所当然的舍弃更多的战斗力,设置了这种单线联系的作战思路。

打消耗战的话,她其实本质上并不太在意这些人的死活,这些人也是消耗战的消耗品。因为他们只是收拢过来的残兵败将和旁系的野战军,这些人并不是她的嫡系。用这些人,只是在练兵,并摸索消耗战的战法。

直白点说就是拿这些人的命去实验消耗战的战法。

但她这种想法是不会表现出来的,在大多数人心中,她是那个不顾自身安危,敢御驾亲征的奇女子。

她这样的上位者,这样尊贵的人,愿意用他们这些残兵败将,在这些人心中已经是一种骄傲了。其他的东西,他们不会多想。山中里美本身就有强大的威信,这些威信施展起幻想牢笼更得心应手。无数的军人与其说是在效忠山中里美,不如说他们是被幻想牢笼捕获了。

加藤换班时听说了光谷白日里的一场小胜利,他心底反而有点不是滋味。他昨夜只是歼敌一百多人,然光谷白日里却歼敌近千,他看不起光谷,所以心里反而更不是滋味。这种感觉像嫉妒,又不像嫉妒,因为没人会嫉妒看不起的人。

他嘴上却说:“我今夜会利用光谷老弟白天的优势,打出更好的战绩。”

这话看似是一句笑言,其实在说光谷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战绩是因为他昨夜疲惫了敌人。

“我相信。”光谷哈哈笑着,他不愿也不想得罪加藤,他其实心里也明白,从某些方面来说,他的战绩确实是建立在加藤的基础上,他打的就是疲惫之军。

目送了光谷远去之后,加藤开始组织新一轮的进攻。

经过白天的修整,晚上其实大多数人其实还是有些疲惫。因为生物钟没办法立马转变过来,很多人现在还在打着哈欠。

加藤并未第一时间攻击,他是一个注重细节的人。

他也不会贸然攻击白天光谷占领过的营地。

他派出了几只斥候小队去观察敌人动向,然后选了一处隐秘的草丛地段开始命人挖战壕。

现在整个小队里传着一句话,“拿着铁锹挖战壕,深挖深挖把命保。”

他先前在大雾中遇到过对方精锐的远程遁术攻击,以当时眼见的爆炸范围来看,必是无数上忍的联合攻击,如果是这种程度的话,普通战壕未必能挡住。

他总结了教训之后,命人将战壕挖到了丧心病狂的2米。

他们整个小队在夜还未完全深的时刻,一直在挖战壕,未胜先思退,这是山中里美给他们的保命法则。他们开始全身心构筑防御工事。

通过这些简单的运动,将全身的气血调动了起来,困意也没了,这宛如拳击手上台前的热身运动。

五千人的队伍,上至加藤自己,下至普通忍者,都在认真的挖战壕,前期还算顺利,很快他们就挖了两百米长,只是不幸的是,他们遇到了遍布碎石的地方,那地方硬的很,宛如花岗岩一样,废了很大劲才能缓慢的开挖。

如果不是队伍里有满身蛮力的剑客们,就挖不动了。

但即使能挖动,效率也很低。

加藤见此,让人不要在扩大战壕的长度了,而是转而专注深度。

于是他命人在战壕内部扩展了散兵坑。

所谓散兵坑是单体作战坑道,加藤非常在意细节,思虑一番后将散兵坑定为半米。

将这些都做完之后,他才带着人骑上马去骚扰敌人。

如果他的想法是和白天的光谷一样,在敌人附近挖战壕,和敌人打阵地战的话,完全没有必要花费这么多的精力和时间来挖隐蔽战壕,但他秉承着思退的原则,挖了这个隐蔽战壕。

他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对当下的形式做了预判,白天光谷夺了营地,现在那营地肯定增兵了,以他当下的人手肯定不能在创造光谷那样的战果。

他的手下虽然都摩拳擦掌想创造大的战果,他对光谷说的话好像要冒进,但是他骨子里还是惜命,惜手下的命,不会冒进,依然以骚扰为主。

整个前夜的战斗都是试探为主,他甚至放了一把大火,制造骚乱。大火染红了半个夜空,那火光映照战士们的脸,红扑扑的,那些都是热血。

这种打法让以为要打阵地战的敌人很生气,但是他们有命在身,不能追,但是更恼火了。

你想啊,晚上骚扰你不让你睡觉,而且你以为对方和白天一样要打阵地战和你对攻,你卯足了劲想和对方碰一碰,没想到对方挠你一下就跑了,你还不能追,不能合围,想想就很生气。

敌人也没想到他们面对的是两股泾渭分明的部队,是两种风格不同的指挥。

在有限的思维模式下,敌人会想当然的以为这交替进攻的队伍是一个队伍内的,受一个人节制指挥的,指挥风格应当是固定的,有固定的营地,固定的人员配比,固定的后勤,甚至身后还有主力,这些只是试探攻击。

然而这些对于加藤和光谷来说根本不存在,他们各自都是独立存在,在战场上都是独立自主的,压根没有主力,甚至明天的后勤在何处都不知道,除了骚扰敌人之外,他们甚至没有更多的命令在身。

所以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只要能赢就行。这不就是个人英雄主义最爱发挥的环境嘛。

如果一切都按计划发展,会很顺利,但是意外发生了。

伊万的五万增援部队到达了战场。

https://www.ibqg.cc/book/56012/17107537.html

本站地址:www.ibqg.cc
最新小说: 同时穿越:金手指竟是我自己? 诸天:一切从拜师九叔开始! 小可怜被偷人生,顶级豪门来团宠 拜师华山,但是剑宗! 闪婚财阀大佬:大叔宠坏小娇妻 八零漂亮后妈,嫁个厂长养崽崽 美剧大恶人从无耻之徒开始 从漫威开始无限变强 娘娘病娇又茶媚,一路宫斗夺后位 末世囤货10万亿,家人围坐吃火